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束

现在是个暗香
不要再挖坟了orz……

同居三十题

坑了坑了跑路了

[同居三十题]6.一起挑选睡衣

#信昭避雷
#ooc流水账私设注意
#感觉越写越差好想跑路……

今天她突然兴致勃勃地拉着自己出门,说是自己要去帮她挑睡衣。……不是,都这么多天过去了你才想起来这茬啊?迫于形势暗自腹诽着,瞥了一眼她床上自称是多少年前一直离不开的、带有HelloKitty印花的睡衣。

心不甘情不愿没其他原因,丢人。

最后还是跟着去了,看她鸭舌帽墨镜全副武装,自己则是背心裤衩,两人形成鲜明对比,不由得心生怜悯和转身回家的心理。

她左挑右选,自己闷头走路,突然一个踉跄撞上前面身影,脸颊擦过几分柔软。才发觉她已侧过身子来,抬手掩面轻咳两嗓以掩盖尴尬。没有臆想中的娇嗔怒斥,抬头一瞅她眼神发亮,顺着视线看过去也没看出什么所以然。低声询问。

“嗯?”

却见她三步并两步小跑过去,买下了店里最显眼的,深绿色带尾巴兜帽爪子的,恐龙睡衣。随便脑补了一下以后要跟一只恐龙一起生活。

odjbk,我先走一步。

[同居三十题]5.用猫和狗取暖

#街霸视角
#信昭避雷,ooc私设注意

天是三九严寒,恰巧应了她新歌里那句“凛冬已至”。丝丝凉气从窗沿钻进来,侵蚀着屋内的唯一热源壁炉。对的,

没有暖气。

本来在床上窝的好好,她却叫嚷着要吃冰激凌。明明昨天才来的生理期,今天就以这个为借口支使自己去买,说什么“感受不到温暖就体会一下严寒吧!乌拉乌拉!”

就无奈准备出门吧,小腿忽然蹭上毛茸茸的温热物体。低头一瞅原来是信汪日常送行,看它的眼神里充满了对自己的怜悯。禁不住伸手揉了两下大头,却觉得僵硬脉络活络起来。心神稍动,转身两步把团成一团的昭喵捡起来往她脸上一扔。

“你要的温暖。”

看着她渐晶亮双眸,脊梁竟生三分冷汗,三两步抱起半大金毛钻进自己被窝。

*于是两人抢起了信汪,理由是体积大好取暖。
*昭喵迷迷糊糊间换了个地方继续睡。

[同居三十题]4.假期一起去狂吃 

#街霸视角
#信昭避雷,ooc私设注意。

对于假期本来没有太多安排,耐不住家里那位大歌手软磨硬泡要去旅游。送了昭喵和信汪去宠物店回家路上就开始磨叽,担心这个担心那个。还是不耐出口打断。

“王昭君。”

[诶?]

她忽然转过头来看我,眼里有晶莹泪花,脸上化的淡妆险些被打散。话语一时堵在喉头,兜转了几圈儿化解了其中怒气才出口。后来一想,不得不说耽搁的时间我们在街上就这样对视,显得很傻。

“要不然我们不去了?”

[不!要!]

也没曾想她竟有如此大的反应,与刚才形成鲜明对比。情绪转的倒快,得出与前些日子同样的结论:果然是个傻子。便默许了,两人收拾好行李浩浩荡荡直奔c市。

……

“。”
“你来这儿就是为了吃饭?”

她竟然坦坦荡荡地一点头。早知道c市是个盛产麻椒的城市,也早清楚她那个无辣不欢的口味,可硬是没把两样结合到一块去。几个星期下来也受到无数熏陶,可始终提不起一点兴趣,因为:

“老子胃不好。”

[那你就看着我吃吖♪]

“我吃c柠n檬m。”

[同居三十题]3.养一只猫和一只狗

#街霸视角
#ooc私设注意,信昭避雷

大清早的有人敲门,咚咚咚咚惹人心烦,迷糊间顺手把枕头抽出来摁在床上人脸上。三秒钟后传来的尖叫声还带着窒息感,满意一哼将被子一角掖在耳畔沉沉睡去。

醒来时肚脐上传来软毛痒感,常年的戒备心理突然作祟,以为又是她的恶作剧。抓起物件时传来彻耳一声尖锐奶猫叫唤,没曾反应就顺势扔出。

等一等……刚才是什么声音。

刚才这么一闹已然是完全清醒,翻身坐起却见她愤愤神情,一句“你怎么了大清早的发什么疯”竟然就这么压在喉底。倏忽一声熟悉猫叫吸引视线下移,花色的一小团正亲昵地蹭着她的脚踝。

操你妈,老子都没这么蹭过。

还没来得及反应,庞然杀气从背后传来,紧接着就被——一只金毛幼崽——扑倒在地。

……啊?

茫然间却听噗嗤一声,清亮笑色打破沉寂。

[你看你这么狗,那这只狗狗就叫韩信啦。]

??我狗?

强压心中疑问,知道她决定了反驳也没用,小孩子嘛。面上波澜不惊地接受了这个事实,喉结滚动吐露平静字符。

“哦。”

改了两张表情包(……)

[同居三十题]2.屋顶上看星星

#街头霸王视角
#信昭避雷,ooc私设注意

烦躁夏日一如既往地逃不开风扇支援,它倒是吱悠吱呀落个闲适自在,却掀起自己心绪,往日不悦一齐涌上心头。也怕扰乱屋里那位“大作曲家”,得吧,干脆起身胳膊一甩——本意是关掉嘈杂声源,却没曾想倒让它哐当一声跌落在地。

……哦。

摊手以示无奈,她的尖锐嗓音清晰叩动鼓膜。堵了耳朵把门一带隔绝噪音,正巧看见门后的梯子。心思稍动,单手扛到阳台上架好,确认稳定后攀爬至屋顶安然坐好。手机叮咚一声宣告电量完结关机,也无心管了,视线跟随凉风拂开一片飒沓秋叶。

今夜无月。

却有繁星点点星罗棋布。夜空澄澈无垠,少年难说心事没有想象之中泛滥,反而都抛在脑后,凝成熟悉人影渐渐与身前人重合。……身前人?这才反应过来那家伙的笨拙动作,明明怕高还非要上来。本能想去接一把,到底没动,只带着笑旁观。

今夜有月。

待到她看见自己身影,气鼓鼓地站在梯子上质问自己时,恰巧有飞虫落在她指尖上。早就看出来她的色厉内荏与小腿的颤动,就知道不动不行了,忙起身上前两步抓住她悬空手腕。向下看,梯子已然倒塌。自己倒是没问题,只忧于如何把这家伙带下去。

“……王昭君,你怕不是个傻子。”

[同居三十题]1.同一款不同颜色的牙刷

#我是歌手视角
#信昭同居设定,ooc私设注意

盛唐大梦被他一推打断,迷糊间什么东西塞进自己发软双手里。窗帘嘶啦一声震痛耳膜,还是阳光如旧,直射进惺忪眼眸,刺开一阵鸡皮疙瘩泛滥。这才稍稍清醒,想起昨夜大醉和今日安排……朦胧视线漫不经心扫过桌面不知何时被砸到半残的闹钟确认时间。

……等等,十分钟后的通告?!!!!

猛然惊醒恍若隔世,指骨下意识发力攥紧手中物件被硌得生疼,这才回味过掌心还有东西,熟悉触感使自己禁不住偷看一眼。

原来是牙具!韩信你好样的!!

挤出灿烂笑容,空着的手比出大拇指,对准地上睡得像小猪一样的那人以表赞赏之意。轻手轻脚踱到卫生间,重复日复一日重复着的熟稔动作。目光四处飘散,最后落在他牙缸里那支粉色牙刷上。

……???这不是我的牙刷吗?

茫然从满口泡沫中拔出牙刷,澄澈湛蓝似乎嘲笑着自己,绯红一瞬间飘上脸颊。恼羞成怒,迅速漱口后抓起枕头精准锁定他的头部重击,以平生仅见连在舞台上都难以做到的响亮嗓门叩响少女的娇俏音符。

“韩——信——!!”

流光银刀剧情34,真好啊拉拉小手谈恋爱

流光剧情12,可以说是超可爱了这家伙